废文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反派一不小心就洗白了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64

分卷阅读64

    的玩家进入游戏。

而北宫优就是其中一个。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衣带渐宽,怨秋风悲画扇。

秦易郎看着自己手下出现问题的世界,想想那个疯子,果断的跑了,还是去看看他师尊在那个世界怎么样了吧。

他刚跑,安忆昨就出现了,看着他遗留下来的沙发,仅是眨眼,沙发已经焚烧掉。

而在游戏空间结算的郁婕一点儿都不知道这些事,就算知道,她也懒得管。

【恭喜玩家完成第三个任务世界,升为第四级。】

【恭喜玩家完成主线任务:断绝,奖励一千五百个积分点。】

【恭喜玩家完成支线任务:特殊玩家,奖励一千个积分点。】

【恭喜玩家完成完结任务,奖励一千个积分点。】

正文第五十八章解慕青才不是小白兔呢

【玩家在任务世界中将一名玩家的任务直接破坏,导致其任务失败退出该任务世界,特奖励五百个积分点。】

所以,任务失败是真不会算游戏失败,想来积分点还是要扣的,应该没有谁那么倒霉积分点用完吧。

【玩家刑哀苦在特殊任务世界中因特殊原因积分为负,该玩家比赛截止,请诸位玩家引以为戒。】

【玩家刑哀苦在特殊任务世界中因特殊原因积分为负,该玩家比赛截止,请诸位玩家引以为戒。】

【玩家刑哀苦在特殊任务世界中因特殊原因积分为负,该玩家比赛截止,请诸位玩家引以为戒。】

一连三遍,郁婕只觉得这打脸也忒快了。

另外,这游戏也忒坑了,说好的单人模式,结果跑出来个探索模式和特殊任务世界,简直是不能好了,不过郁婕也不是在乎这些的人,她是不可能去问在线客服的。

【恭喜玩家此次任务世界共获得四千个积分点,由于玩家的恶毒水准高于一般玩家,特奖励恶毒值五百,恶指为五点,有关相关值,将在部分玩家达到十级后开放,请玩家随时注意查看,仅通知仅一次。】

眼见没有后续,想来也到了午饭时间,三下两下的就退出游戏。

她从银棺里跨出,通过拉斐尔确定了食堂路线,不得不说,封神分公司,真是异常的大啊。

解慕青停在她面前道:“你怎么不用飞行器。”

因为我没有,小姐你满意不。

郁婕深觉得这不是一个好兆头,也就几个游戏的缘故,她竟学会了前三个街区的骄奢yin逸,外加吐槽,这都算什么啊。

解慕青眨眨眼道:“我带你去吧。”

有便宜不占是傻瓜。

郁婕坐上车,发号施令道:“食堂。”

“有很多食堂,你要去哪个?”

“最近的。”

解慕青微微抿唇,笑得竟有些宠溺,她设定好目的地后,将权限交给拉斐尔,坐在了郁婕旁边。

她道:“我看见你游戏的时候了,你好厉害啊。”

郁婕还没有看过,并且如非必要的话,她也不打算去看,但她通过套话得出答案总是不难的。

“很无聊吧,毕竟有很长的空白期。”

“不会啊,虽说是即时播放,那种内容会直接跳过。”不仅全说了,还非常贴心道,“而且你放心,有关可能暴露玩家手中道具的画面也不会出现。”

“你手中有哪些道具。”她漫不经心的问,她从解慕青的话中,已经得知解慕青手中有道具,至不济,应该是知道任务世界中可以找到道具的。

解慕青侧脸看着她道:“如果我问你你会告诉我吗?”

“算了。”答案显而易见,不会。

食堂已经到了,郁婕下车。

解慕青微微的笑着:“也许你再问我一遍,我就告诉你了。”

她下车时,郁婕已经买好吃的,她点了一份蛋糕,坐在郁婕身旁。

郁婕有些无奈道:“你不要总是缠着我。”

“因为我喜欢你啊。”

这话说的,要不是她皮厚,就老脸一红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脸。

她道:“我跟以前不一样,你是怎么看出是我的。”

“因为我喜欢你啊。”解慕青看着她的脸,又笑眯眯道,“哎呀,我不闹了,因为我有一双慧眼,能透过现象看本质。”

郁婕看了她一眼,低头嗦面。

“你在游戏里表现的可真阴险。”解慕青没话找话道。

“那又怎么样。”郁婕没当一回事。

解慕青顺嘴就说了:“总归还是要和别人相处,不表现笨一点,个个提防,哪儿还有快活日子。”

“我本就没有快活日子。”郁婕看了她一眼道,“我以为你这样的人说不出这样的话。”

因为她在她心中的定义,大略是家中保护很好的上流社会的姑娘。

“是因为我看上去什么都不懂吗?”她吃了一口蛋糕,接着道,“总要学着长大,他们若是不想我长大,装出两分可爱也没什么。”

“你同我说,不怕我同别人说。”

“不怕。”

郁婕很快反应过来道:“也是,谁会信我的话。”

解慕青笑了。

郁婕道:“你真可怕。”

有感而发,像她这样的人,别人都提防着,反而不会害人。

像解慕青这样掩饰自己无辜的人,才是危害巨大。

想来,她还是要离她远一些。

解慕青也许看出了她的所思所想,当下道:“即便我可怕,我也不会害你的,我很少害人。”

“谁知道呢。”郁婕是不信这话的。

世上的很多事只分为:零次和无数次。

有些事只要迈出了一步,就堕入了无数次的深渊。

比如出轨,比如害人,比如赌博。

解慕青只是抱住她的手,微微笑着,她道:“请你不要这样对我,你对我好些罢,我总归是喜欢你的,又怎么舍得你为难。”

郁婕推开她的手,带了两分怒气道:“少和我说这些,怕是你和谁都说过吧。”

“怎么会。”她紧紧的贴在她肩上,撒娇道,“你自己说说,从头至尾都是我死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