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文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反派一不小心就洗白了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70

分卷阅读70

    家有钱,连父因为郁婕在他家,平时也会对宋爸爸多加照顾,因此挣得钱养十个郁婕都没关系。

好景不长,宋爸爸走上从政之路,钱财这方面交给了宋mama,宋mama本就在国外念的商学院,只是一直脾气好,别人都不知道罢了。

起初宋爸爸还担心宋mama不行,多有指导,后来见宋mama在商场上所向披靡,伤人于无形,也就放松了。

宋念慈读高中,课程繁忙。

郁婕一个人在家,自在生长。

来去匆忙的宋mama不止一次的表示歉意,她本来是看着这孩子孤独,想两个孤独的人在一起也就不孤独了,没想到她现在竟忙于事业,无暇顾及。

郁婕大方的表示没关系,你们开心就好(误),你们忙你们自己的吧,我可以照顾自己的。

私下郁婕才觉得这是在走剧情做任务的感觉更浓一些了。

原剧情中的宋念慈,父亲是高官,母亲是某大公司的董事长。

这世间的事谁又说得准呢。

没有谁的生活是一层不变的。

郁婕也并非总是一人在家,小白兔时常上门,偶尔郁婕会让她进来,当然,是禁止聊天的状态。

脑回路不同,怎么做朋友,怎么聊天。

但,光是这样,小白兔就心满意足,言谈之间已将自己当成郁婕最好的朋友了。

郁婕默默不语,小白兔真好骗,不论怎么说,随便她脑补好了。

然而郁婕还是一个人时常待在家,好在她看书终于不受局限。

古龙、金庸、还珠楼主、黄易、琼瑶、亦舒、张爱玲、张小娴。

他们的出现开始弥补文学的空缺。

在看了金庸、古龙的书后,郁婕这雷打不动的人,竟然莫名的有些后悔。

正文第六十四章霸道总裁的小白兔新娘5

瞧瞧,瞧瞧,这么适合她的好地方,她怎么之前就没有任务世界能看到这些,她这是错过了多少好处啊。

至于她改变了一些别人的命这种事,她没有一点儿感觉,甚至她都快记不起武侠里面的人了。

你不能指望一个感情稀薄的人拥有浓烈而厚重的感情。

在女性作家中,她尤其喜欢亦舒,对张爱玲、张小娴、琼瑶这三人的作品倒是看的不多。

琼瑶,大喜大悲,轰轰烈烈,将所有感情都寄托在男人身上,倒也不是不好,这般接地气,只是不大适合她。

张小娴是绿茶香味,女人香气但是很淡又舒服。

张爱玲玫瑰香气,隔的很远就知道是个女的,尽管也是个冷静剔透的人。

亦舒则是松木香味,雌雄莫辩,性别暧昧。

她更喜欢亦舒。

亦舒的文风比较硬,因为她活的太明白,活得太清醒,笔下的女子少有糊涂的,总想抓住些什么,用尽一辈子证明自己不可怜,倒显得更令人同情。

看了一边觉得她字字珠玑,辛辣犀利的入骨,一边又真觉得是令人憋屈。

人这辈子总要糊涂点儿才过得下去,哪个又有兴趣精明的过一辈子,恨不得睡觉都不肯合眼,又有什么用。

连她自己都这么说。

可是,知道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

她懂,却做不到。

郁婕看着,心里倒觉得有几分契合,都是一样的人,她是指亦舒笔下的人。

永远在追逐自己想要的,然而每追求到一样就会发现下一样,最后终于寂寞,然而,再来一次也是同样的选择。

宿命的轮转,莫名的开始觉得荒凉起来。

“连连。”

她合上书,转过头道:“念慈,你回来啦。”

时光总是快的,如今她十四岁,宋念慈二十一岁,正是大四刚放假的时候,他下半年就要进入宋mama公司进行实习,因此这才趁着假期回来,往年他都是不回来的。

宋念慈道:“快叫哥哥,你现今才十四岁,谁家meimei有你这么不乖。”

郁婕皱眉,面目上带了几分不悦:“谁是你meimei,我俩一个姓宋,一个姓连。”

“可你在我心里就是meimei啊。”他揉揉她的头发道,“得了,别生气了,当心身体。”

“那你少和我说话。”她拂袖而去。

宋念慈也没有话说。

她性情别扭,极难说话,常常冷言冷语刺得人痛,别人还没做出什么举动,她就先甩手而去。

宋念慈都不懂她在想什么,却时常对她没法。

郁婕看书时常看一半就会放下做其他的事,所以她自制了一些书签,宋念慈见过一两次,便喜欢上了,她画的书签其实缺少一些灵气,死板的就如同她,黯淡无光,但她学过画画,笔触是大家风范。

像宋念慈这样对画画没什么见解的人,还停留在看山是山的阶段,自然觉得她画的很好。

他打开书,书签上画了棵树,树下飘落了一朵花,慢慢悠悠的,好像很快就要落地了。

他笑了笑,她有这样的天赋是好事,宋mama曾说送她去学画,她死活不干。

送去了,她又自己跑回来。

一来二去,宋mama也没法了。

他却觉得好,做自己喜欢的就行,横竖连父养的起她,至不济,他虽然对她当做小meimei一样,但也是愿意养她的,毕竟是自家meimei。

他正想着,目光落下的地方正好是一段话。

——————

如果爱一个人,千万不要与他同居或是结婚。

维持一个辽阔的距离,偶遇,可以爱慕的目光致敬,轻俏温柔,不着边际地问:“好吗?“

一年一次已经足够。

————

他皱眉,翻开书皮,一名写言情的女作家。

他几乎是不讲道理的认为都是因为这样,小时候乖乖巧巧的meimei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他捏着书签,几乎是愤怒的走出去,敲敲郁婕的门,自然没有人响应。

他道:“连一念,以后不许看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你还小,听到没有,以后再看,我一把火给你烧了。”

屋里没有声音。

路过的钟点工阿姨道:“她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