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文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反派一不小心就洗白了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274

分卷阅读274

    的性子和怯懦,但也不差了,基本上都是在妥协,对外戚妥协,对自己妥协,对一切人妥协。

心累,难道不能给她个霸气的角色么。

怪不得那天来的时候,眉间郁色经久不散,不论谁遇到这种事总是开心不起来的。

自己想做的事一直被阻止,还是被打着为你好的名头,想要反抗又不能。

啧啧啧。

郁婕感叹着舒展开眉间,如果是汉成帝这样的性子,那就好对付多了。

一曲毕,张放起身道:“你吹得着实不错,陛下会喜欢的。”

郁婕但笑不语。

说实话,张放尽管来了许多次,唯一的作用仅仅是让赵飞燕同汉成帝刘骜见了面,进了宫。

张公子,时相见。

那童谣中的一样发生了。

余下的,即将发生,可依然当不得准,毕竟,谎言要说的让人相信,那么十句中除了最关键那句是假话外,余下九句最好是真话。

郁婕笑笑,收了笛子,坐在亭子里,自在品茗,好不潇洒。

至于青曼成亲之时,她到底是没去的,她在那之前就见过青曼了,并送上了一笔不算少的礼金。

青曼没有拒绝。

青曼只是叹气道:“你也许很快就用不上了,你倘若有你jiejie一半聪明就好了,你太死心眼了。”

话里话外之意笃定赵飞燕会带着她享荣华,这并不难理解,因为赵飞燕对她的好,他们都看在眼里。

郁婕只是笑笑,风轻云淡道:“未来的事谁说的准呢。”

“也是。”青曼道,“我十岁以前没想到自己未来的生活会是这样。”

“谁不是呢。”

郁婕一个人吃喝拉撒睡,痛快地日子过了小半载有余,却有宫里的官找上门来。

他道:“陛下请姑娘入宫。”

郁婕摇头道:“我只听我jiejie的,如果不是jiejie想让我入宫,我不会去的。”

官员见她是位女子,尤其是位年轻漂亮的女子,加之想也可以想到,这样的女子入宫还能干嘛,自然是皇帝的嫔妃,加之其姐又是正受宠的赵婕妤,他能作威作福么,倘若惹怒了,不说弄死他,给他穿小鞋就足够让人头疼。

孔子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他只好温声劝道:“陛下从你jiejie口中得知你,他又是这天底下的皇,怎么好忤逆他呢,还是速速随我进宫吧。”

她固执的摇头道:“不是我jiejie的命令,我是不会去的,否则宁愿死。”

官员一想,犯不着和她一直对峙,回去禀报汉成帝,自然有汉成帝想办法。

郁婕看着远去的车马只是浅浅的笑。

雍容的阳阿公主站在她旁边道:“一般人定会随他去,你为何不去。”

正文第二百六十章掌中舞6

“因为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不是吗?”

阳阿公主笑道:“永远是你们这样的女人好运一些,有时候即便知道这个道理,却有太多东西阻拦着。”

身份啊,地位啊,自尊啊,像阳阿公主这样的人,不论是上面哪一样,都不会允许她低首去讨好一个男人的,偏偏这又是男权世界,哪个人愿意永远看一个女人脸色。

阳阿公主道:“祝你好运。”

郁婕低头称是。

她其实很喜欢这样的女子,能一眼看破别人的伪装,仿佛世事在她们眼前都褪去了所有假象,她能所见皆为真实,知道许多道理,却从不强求,只是顺其自然,也不勉强自己非得去顺应别人的心情,能够很快活的过一生。

阳阿公主无疑是好运的,锦衣玉食,谁也让她两分,即便自己孤身一人,也自由自在,至于体己人,也许并不需要,像她这样的还需要什么呢,或许,曾经有过,现在也没有了,她亦不耿耿于怀。

郁婕笑得不自知,哎呀呀,多有趣的人啊,她也想成为这样的人。

她偏头笑笑,进了屋。

旦日,昨日的官员又来了,手中捧着一个竹简,寥寥几语,大抵意思就是赵飞燕想她这个meimei了,要她进宫。

遣词用句及笔锋都的确是赵飞燕所出。

郁婕叹气,这还是历史上写的五彩什么玩意儿的书信么,都当了婕妤了,怎么还这么朴素,就不能用锦布奢侈一点儿。

所谓的历史害人啊。

她收好竹简,随着官员踏上汉成帝派来接她的百宝凤毛步辇,奢侈大气,坐在车里,如履平地。

入了宫,住的地方是单独的一间宫殿,对郁婕来说,并不算奢侈,她见过更奢侈的。

那男人果然来了,威仪而又带着郁色的俊朗男人。

他说:“你jiejie说你是个很有趣的人,和你在一起心情也要好一些。”

郁婕眨眨眼道:“那陛下心情好些了吗?”

“无论怎样,美人面前,少有人心情不好的。”

“陛下的心情应当一直很好,因为这宫中这么多美人。”

“是啊。”他有些落寞。

郁婕一瞬间想起了勾践,那个无时无刻不在落寞的人,即便拥有了一切,还是觉得不如意。

她露出明媚的笑容,因这笑容将脸上的美艳化去不少,只留一片天真至诚。

她抬手道:“陛下想听笛音么?”

“你吹吧。”

她果然抬起笛子吹奏起来,风吹过,她低眉顺眼的样子分外可爱。

汉成帝像是被蛊惑了一般,碰触她的脸颊。

笛音已断。

郁婕嗔道:“都怪陛下,不然这笛音怎么就断了呢。”

“朕从前是否见过你。”

郁婕甜笑道:“陛下见过妾身jiejie,一母同胞自然相像,想来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汉成帝明显不信,却不再说什么。

不多时便离开了。

汉成帝常来,过夜的次数说少之又少,若是别人就该心急了,对郁婕来说,她只乐的清闲。

汉成帝来了也往往不说话,只是看着她,探究的眼神让人心慌。

过得几日,她听着晋升她的诏书,只是温和的笑笑,打赏了来报者些许银钱。

婕妤,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