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文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反派一不小心就洗白了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399

分卷阅读399

    没用的情感分出放在记忆最深处。

她的记性很好,她能够快速的想起自己需要的记忆。

她记得那时,在生产过程中,本应该没事的,系统却发来通知,告知要脱离。

系统说——【因同个任务世界多位玩家同时进入,因一位玩家的举动违反规则,引起系统故障,系统将尽快帮助所有玩家强制脱离此任务世界,带来的不便请见谅。】

系统又说——【药……滋……会……滋……异变……滋……】

如今便明白了,那时候有玩家搞事情,研究药剂,那种药剂就是造成末世的缘故。

不,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如果真是如此,地球应该还会自转,而非停止。

那人当时应该做了更过分的事。

但郁婕那时完全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结果,她一个人做任务做习惯了,完全忘记系统说的可能会有一个或多个玩家同时出现在同一个世界这样的话。

于是在十年之后,半个月前,末世到来,丧尸围城,郁婕第三次进入这个世界,有着新的身份,任务为。

时间线理顺了。

郁婕放心了。

她放心的标志就是对着赵傻子露出一个笑来。

她本就该记得他,她为了他被云孤禅欺负的缘故,将云孤禅杀了陷害谢容。

这样的自己真是恶劣。

赵傻子便挣扎着要靠近她。

谢容一边儿开车,一边儿道歉道:“他什么都不懂,你忍忍。”

郁婕任凭赵傻子捏着她的手,她闭目养神。

过了一会儿,赵傻子神神秘秘凑上来道:“我认得你。”

郁婕没有睁眼,眼皮动动。

她到底是有些紧张了。

赵傻子还在责怪她:“婕婕,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郁婕哄着他道:“我这不就回来了。”

“婕婕,你别走,我怕。”

郁婕闻言只是摸摸他的头,并不多话。

赵傻子也不闹了。

谢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抿唇道:“余下这两人一个可以控制植物,一个是冰系异能。”

郁婕想吐槽,一个强队里面的人怎么这么不靠谱,郁婕也知道,她这是故意搞事情,植物系在钢筋水泥的城市当然没啥大用,但在植物多的地方,他就是主宰,就是日天日地的小王子,奈何这次他没啥用处。

郁婕想着不靠谱的吐槽,打发时间。

她在闲聊中得知了,由于这次厉害的异能者被辛受带去,结果回来的没多少,而且回来的人里全是重伤,剩下的人只够组一只这样的队伍,所以谢容才会拉她入队。

咦嘘嘻,真是可怜。

谢容又强调了一下,这次是出门收集物资,如果运气好,能收集两枚二级晶石就更好。

他们去的地方是老路,其他车队也零零散散去过几回,那条路上的商店超市里只剩下硬货,诸如家具一类。

所以他们要进居民楼找还能用的,若是找过了,就在居民楼外留下队伍号。

这种事本来由普通人去做,一来没什么危险,二来他们也好挣点儿东西,改善一下生活。

奈何听说这里近来一级丧尸减少,却出现了几个二级丧尸,据说还有个三级丧尸偶尔出现,实在不是普通人能来的。

正文第三百八十二章末世求生8

到了楼下,谢容做了分配,分两组,郁婕和那个cao纵植物的一组,这也是怕遇到什么丧尸,别只能控制逃跑,多少也得暴个晶石。

奈何,队里的辅助要多些。

谢容本想和郁婕一路,想想又算了。

即便打游戏都还有个指挥帮战的,团队讲究配合,英雄主义是要不得的,所以郁婕试图单打独斗被迫作罢。

她和藤蔓上了楼,俩人合计一下,打算分头行事,反正也不惧遇见丧尸跑不掉这等事。

郁婕推开门,门里有深色痕迹,凌乱的分布着,仿佛在昭示着这扇门里当年发生过什么,恶臭扑来,空气中沉淀的灰尘让人一时呼吸困难,阳光折射进来的阴影让屋内染上了一层不详的意味。

郁婕将屋里东西都给翻找一二,并没什么特别出彩的东西,屋内只有些许大米和灰面,桌子上摆放着的还有些许零食,郁婕用塑料口袋将东西全部装好放在门口,然后打开第二间房的房门,这里面基本上没有什么东西。

一间间找过去,在下到十一楼后,藤蔓还没来,郁婕等了一会儿,见没有人,不由警惕起来。

这座楼高二十三层,她从楼上搜寻下来,藤蔓从一楼搜寻走,相聚十一楼。

她比藤蔓多一层楼,即便藤蔓体力没她好,但也不至于现在还没到,这么看来,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她想要联系谢容却没有办法,她没有联络手段。

她扛着粮食下楼,到八层时,门都没有开着。

这是他们一开始商量好的,但凡检查过的房间,门都要打开,这只是怕检查重合了,然而现在却派上了大用场。

七楼,一扇门开着一扇门关着。

郁婕将东西扔在门外,慢慢的推开门,门里是两个认识的人,只是一个人躺着,一个人站着。

云孤禅见着她来了,微微笑道:“难不成你是爱上我了,最近总出现在我身边。”

郁婕看着已经死去的藤蔓,叹道:“我还以为你把他吃了。”

“我可不想让你看见我吃人的画面。”

“呵。”郁婕只是轻轻的笑着,即便如此,也足够让人火大。

她转身走了,连话也不多说。

云孤禅放任她离去,眼睛危险的眯着,就像在算计猎物的心理。

郁婕自然感觉到了这种眼神,冷冷的,让人后背发凉。

她提着粮食走下去。

楼下等着的谢容见她回来,问道:“他呢?”

“不知道,我找了一下,没看到人。”

理直气壮的撒谎,反而叫人分不出真假。

谢容也信了,闻言打量着她道:“他怕是遇见了三级丧尸。”

“可能吧。”

冰块儿闻言道:“呵,他和你一起去的,结果他不